首页 >健康

名人与大足刘伯承在大足

2019-03-16 21:07:19 | 来源: 健康

(名人与大足)刘伯承在大足

按照区委的要求,区委党史研究室组织有关人员通过实地考察、走访座谈、查阅史料,对刘伯承在大足这段经历进行了专题调研。

【编者按】 按照区委的要求,区委党史研究室组织有关人员通过实地考察、走访座谈、查阅史料,对刘伯承在大足这段经历进行了专题调研。现形成《刘伯承在大足》一文,特此刊载,以飨读者。 民国十二年(1923年)2月,孙中山在广州设大元帅府,组织讨贼军,讨伐控制北京政府的直系军阀曹锟、吴佩孚。孙中山任命熊克武为四川讨贼军司令。 3月,奉熊克武之命,刘伯承率部(当时刘伯承只是川军一军第三师张冲第二混成旅的一名团长)征讨曹、吴部队。战役前期,有胜有负,但刘伯承的军事指挥才略已初露锋芒。重庆告急,但懋辛飞令刘伯承救援。由于寡不敌众,4月6日,重庆终失守。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恶意诽谤和攻击刘伯承,把战争失败的推到他身上。“有功被压制,无过遭非议”,刘伯承愤而提出辞去团长一职。督办但懋辛并没有批准刘伯承的辞呈,却命令他立即向成都进发。刘伯承随混成旅转战川北,挺进中江、金堂,击败新都、广汉一带敌军。但部成都告急,伯承力主火速救援但部,衔枚直抵成都近郊,势如破竹,一举全歼邓锡侯一个旅。会合但部后又全歼邓两个团, 5月13日夺取成都。随后,刘伯承又指挥所部急行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江油中坝12个营的甘军全部包围、缴械,震惊了敌对双方。接着,为救讨贼前敌总指挥赖心辉又奉命星夜东开在龙泉驿获大捷,扭转了讨贼战局,一时成了川中名将。1912年底,刘伯承从重庆蜀军政府学校毕业,分配到川军熊克武部。这是在该部任职时的留影。 7月,北洋军于学忠等和杨森第二军,越过讨贼军在内江、白马庙一带的防线,再次发起攻势。第二混成旅路,在刘伯承的指挥下,迂回到敌后痛击敌军。敌军向大足逃窜,致使浮桥堵塞,敌军官兵淹死者无数。刘伯承又穷追猛打直奔大足。敌军闻风丧胆,纷纷缴械投降。当第二混成旅夺取大足县城时,隆昌方面再次告急。熊克武又急调第二混成旅回兵隆昌固守,痛击兵临城下之敌,击溃前锋,乘胜追击到泸州小市五峰顶。 10月,黔军袁祖铭再度进攻隆昌。刘伯承又率部与第二路军回援,在隆昌与荣昌之间激战。黔军抵挡不住第二混成旅的连续猛击,分别向大足、永川、泸州方向败退。讨贼军张冲第二混成旅和余际唐第六师,从荣昌向退守大足的黔军王天培部追击。黔军在大足西部高升吕家坡、七星庵一带凭险设防线数十里以拒。余际唐第六师由吴家铺捣毁季家马颈坳的顽敌后,拔除三驱据点,主攻七星庵一线。张冲第二混成旅由吴家铺经双河乡捣毁高升据点后,主攻吕家坡一线。攻击前,伯承鼓动部队:“弟兄们,讨贼之役已经苦战半年,我军接连获胜,重庆已在我掌握之中。中山先生统一中国的宏图大业,不日即可变为现实。诸位要拼命向前,英勇作战。” 经过两次强攻,终于攻破吕家坡。七星庵隘口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经过两日激战,久攻不下,便改由战斗力强的刚从吕家坡过来的张冲旅刘伯承团担任主攻。前进总指挥刘伯承在张家大院子前进指挥所吃午饭后与当地团正张席珍,向导张香庭、张树庭一同到百灵湾上面的白岩脚用望远镜观察七星庵的地形、敌情时,对面和尚坡脚下来了三个人。正在细看时,对面突然射来一枪,正中刘伯承右腿。向导张香庭立即把刘伯承背起,张树庭在侧面扶着,张席珍紧跟其后。因无军医处理伤口,沿途血流满地。刘伯承疼痛难忍,不断呻吟。到吊井坡时,张树庭忙叫看热闹的十六岁少年张绍云快回去拿床棉絮来。当他们背到指挥所张家大院子河边张家桥时,正碰上部队的担架。他们忙把张绍云拿来的棉絮垫在担架上,轻轻把刘伯承放上去。担架把刘伯承抬到王家大院子司令部,再转到司令部野战医院多宝寺上药、包扎。这时,刘伯承一见讨贼总司令熊克武、第二混成旅旅长张冲便说:“我完了!我完了!”熊、张忙安慰道:“没事,没事!不会完了!不会完了!怎么轻易就完了!”随后由吴家铺送到内江,再送到成都治疗。垫刘伯承担架的棉絮由张玉宣(当年26岁)随至吴家铺拿回。张家大院。刘伯承在高升(刘翀画)。 刘伯承受伤后,张冲旅的官兵更是怒气冲天,奋勇向前,攻破七星庵后,斩关夺隘,直扑大足,黔军王天培部退走重庆。张冲旅进驻大足县城。民国十三年(公元1924年)元旦,川军一军三师张冲混成旅团长,遵义人,鲁瀛游北山佛湾,有感于兵荒马乱,人民疾苦,在佛湾143号龛横刻四字, 并竖刻诗一首。有序曰:“民苦久矣,望治之心如望岁焉。今日十三年岁首之元旦,书‘烽烟永靖’四字,以祝太平,复作五古十七韵以自警。”这事,一可说明1924年元旦张冲旅仍驻大足;二可说明为什么刘伯承所在部队张冲第二混成旅能打胜仗的重要原因。 刘伯承在大足受伤后,1923年秋冬,一直在成都治伤。刘伯承在大足挨这一枪,虽然打疼了他的肉体,却磨炼了他的意志。这次右腿负伤相当严重,法国医生要求右腿截肢以保他的生命,他反问:“没有腿怎么继续当军人?”死也不肯截肢。由于他的坚强和毅力,终于战胜了死神,活了过来。因大量失血使他脸色苍白,浑身无力,右腿肌肉明显萎缩,很难伸直,使身体极度虚弱。他忍着伤痛,一面服药,一面锻炼身体,战胜了伤残,甩掉了拐杖,重新站立了起来,显示了无与伦比的坚强意志。他的法国主治医生瞠目结舌,说:“我素来以为华人柔弱,想不到中国还有刘团长这样钢铁般坚韧的军人。” 刘伯承在大足挨这一枪,虽然打痛了他的心,却使他从噩梦中醒来,认真思考自己人生的归宿。刘伯承因伤离开部队后,其部队的战事每况愈下,由胜转败,先是重庆得而复失,随后成都也遭到敌人的重兵威胁,危在旦夕,四川讨贼形势急转直下,大大逆转。刘伯承对讨贼军的失败十分痛心,对军阀头目只顾一己私利,不顾国家和人民利益,伤透了心。他对军阀混战早就心生厌倦,认识到自已在四川苦战十年,只落得“遍体弹痕余只眼”原来是一场噩梦。于是,他借此受伤之机毅然离开部队。 刘伯承躺在病床上,熊克武等人亲自到医院来,敦促刘伯承带伤上阵,以挽救战局。刘伯承以身残为由,婉言拒绝。刘伯承的好朋友王尔常受上司委托,前来传话,说请刘伯承担任师长。刘伯承严肃地回答说:“岳武穆(岳飞)云:‘文臣不爱钱,武臣不惜死,天下太平矣!’我从军十数年,向来不顾个人性命,家中更无私蓄,遇敌时便可奋不顾身,为的是救国救民。看现在的世道,内忧外患,国将不国;官压兵扰,民将不民。我冲锋陷阵十多年,为的是拯民于水火,不是为了博取虚名和显示荣耀。这些当权者总是汲汲于一己之私利,我算是看透他们了。顺利时不肯委以重任,一旦时势危急又想以爵禄相诱,真是有眼无珠!” 这就是刘伯承从噩梦猛醒后的感言,也是他用洪钟般的声音唱出了与鲁瀛诗一样的忧国爱民的情怀。从此以后,刘伯承不得不检讨既往,探索新的革命道路,而且在吴玉章和杨闇公的帮助下,刘伯承终于由一位旧民主主义革命者转变成伟大的共产主义者。


北京片碱厂家批发
支付宝支付捕鱼游戏
星力游戏下载

猜你喜欢